半年度時點到來,銀行攬儲“大戰”靜悄悄,原因竟然是......

拉存款,一直是銀行每年季末時點必然上演的大戲。不過,與往年不同的是,臨近6月末,銀行“撩客戶”的熱情比以往冷淡了不少。銀行急于攬儲往往會推高理財產品的收益。但最近,銀行理財產品的預期收益率并未如期大漲,甚至很多產品預期收益率未突破5%。

Upload_1561764448948.thumb_head

圖片來源:攝圖網

拉存款,一直是銀行每年季末時點必然上演的大戲。

尤其年中因為疊加季末因素,是銀行拉存款“沖時點”的重要時間窗口。銀行慣用的手段不僅包括定存送禮返現金等活動,還會推出具有較好預期收益率的理財產品。

不過,與往年不同的是,臨近6月末,銀行“撩客戶”的熱情比以往冷淡了不少。

銀行為何“不差錢”

銀行急于攬儲往往會推高理財產品的收益。但最近,銀行理財產品的預期收益率并未如期大漲,甚至很多產品預期收益率未突破5%。

據融360大數據研究院監測的數據顯示,臨近月末的兩周,銀行理財收益率繼續下行,并沒有因季末而有所回升。6月21日至6月26日,銀行理財平均預期收益率為4.16%,較上周繼續下行2BP。

同時,很多投資者發現,最近銀行官網、微信公眾號和網點宣傳單等推介高息理財產品的活動并不多。

對于年中時點銀行攬儲相對平靜的表現,普益標準研究員于康認為,市場資金寬裕以及銀行理財凈值轉型期的階段性原因,降低了銀行攬儲的意愿。

同時,央行近期的投放使得銀行間流動性較為寬松,市場資金面較為充裕,整體上削弱了銀行攬儲的意愿。

6月24日,上海同業拆放利率(Shibor)全線走低,其中隔夜Shibor跌11.2BP至1%,創下近10年來新低。6月中旬以來,DR007也在波動中下降。

階段性的放松,是否意味著銀行存款壓力不存在了呢?

實際上,與大行和股份行網點多、客戶基礎好相比,城商行和農商行等中小型銀行的攬儲日子仍然難過。

利用高收益理財產品吸引資金來沖業績的情況為何今年沒有泛濫?

對此,于康認為,在凈值轉型期,銀行理財攬儲功用大幅降低。

“預期收益型產品的硬性壓降要求,導致很多銀行不能通過提升預期收益產品收益類吸收資金,避免出現預期收益規模超過壓降節奏的問題。”于康認為,目前封閉式凈值型產品的期限通常都在半年以上,也較難承擔短期攬儲任務。

年中時點,銀行仍有一定的攬儲壓力,但隨著產品類型的轉化,攬儲表現方式已有所變化。

監管調整指揮棒

“高息攬儲情況以前在銀行業還是比較多的,但現在銀行業的內部考核更注重實質效益和風險管控,也是銀行業生存發展內生要求。”西南地區某中小銀行高管表示。

存款偏離度是衡量銀行存款波動的指標。2018年6月8日,銀保監會聯合央行發布《關于完善商業銀行存款偏離度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》,從加強存款偏離度管理等五個方面進一步完善存款偏離度管理。

雖然存款偏離度監管指標值由3%調整至4%,減輕了中小銀行的攬儲考核壓力,但監管整體舉措意在約束商業銀行違規吸存、虛假增存和月末存款“沖時點”等行為。

上述銀行高管也認為,監管部門對于存貸款業務偏離度實施監管,促使銀行業擯棄貪大求快、盲目擴張的發展模式。

責編 杜宇

Copyright?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,違者必究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1120190017  

網站備案號:蜀ICP備19004508號-2

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

足球技巧